我要學英文–啊你是要學什麼蛤?

有幾次的第一堂課,我問過學生這個問題。

我問:『What do y’all intend to learn?』你們想學什麼呢?

學生:『To learn English.』學英文啊

我接著問:『What is learning English? 』那什麼是學英文?

我和學生說我們不是要討論困難的學術問題,事實上這是個相當實際的問題,而我們卻很少思考。學生們大概能提供的答案不外乎是:學習正確的句法與更多實用的字彙。是的,這兩樣很重要。但是如果只有這兩樣,意思就是說:我上烹飪課,是為了要買很多的菜和鍋子。問學生們這個問題,目的是要讓大家思考在一個學科的學習中,可以達成的階段性目標是什麼?買菜和買鍋子不是目標,而是達成目標的工具。學習者一定要非常清楚在語言的學習路上,究竟自己的期望擺在哪裡。

       You have a VOICE!

許多的語言學習者從國中到高中畢業,不知道考了多少文法、字彙、閱讀的測驗了,自然而然我們會把文法和字彙當做語言學習中最優先考量的目標。這樣的想法不是錯誤,而是少了也是很重要的期望 — 你沒有表達、說話的期望嗎?或多或少也好。花了多年的時間學習字彙和文法而忽略學習表達,就像是花很多時間賣鍋子和菜,但是從來不進廚房煮飯。 所有的會話課老師都一定會碰到的問題是,要想辦法讓台灣學生課堂上開口說,事實上是比教英文還要更困難的工作。當我們在一昧要求要好老師、好課本、好環境的時候,卻忽略了要求自己,自己是一個心態上都準備好的學生嗎?我說的心態,不是用功與否的問題,那不過是類似體育老師要你跑個1500公尺,到底是想要耍賴還是堅持下去的問題而已。我要說的是心理素質,如果我們把自己準備好,而也碰上了一個適合你的老師,這將會是即為特殊並且開放心靈的學習經驗。好的老師和好的學生,都同樣的重要。

我不太喜歡有人說:語言"其實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意思應該是說語言就是跟螺絲起子啦、鍋鏟啦、馬桶啦類似的東西。我們聽情歌的感傷歌詞不是會回憶嗎?會哭嗎?電影裡的某句台詞,不是在你心裡刻下一道痕嗎?如果真的要下個學習英文的定義,我想我會很感性的說:是學習走進另一種文化的靈魂,擁抱各種事物的可能。讀者們,請不要誤會我是個太浪漫的人,我在新竹工研院教過相當實際不浪漫的課程 –進階簡報課。我告訴研究人員們,他們簡報的貧乏不全然在於字彙或文法,而是對『表達』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想像力。不要天真的以為,學個幾句I’ll break my talk into three parts. First, I’d like to talk about……. To conclude, …..就是個好的簡報。他們都是碩士、博士畢業,那些句子買書看就會了,不用老師教。

我曾經在喜瑪拉雅山的一個西藏人的村莊當教學義工,我的學生是西藏人為主。總之,教學成效非常好。並不因為他們特別聰明,當中有許多被共產黨判為政治犯剛剛逃出來的,差點死在牢裡,也沒受過什麼教育,但是我問一句,他們即使英文不好,還是會很努力回我不太厲害的十句。我記得一位當初連字母都不會的,半年後已經可以跟我在skype上用英文聊了。

學習語言上多點期待,其實會帶來更多的快樂,不只是考試目標的期待。因為既使多益考990,年薪也不會990萬,而且考試很無聊,也不太能夠反應真正的語言實力。萬一不小心考太高,主管可能會對你的口說、寫作能力就高估了,而這就是你真正挑戰的開始。我有幾位朋友,是在美國水果公司上班以及歐洲知名企業,沒有一間需要靠多益成績進去,而我在瑞士工作的朋友面試的時候,也沒在看多益成績。因為都在面試的時候,能不能上場用英文解決事情、能不能用英文好好把一件事情表達清楚,才是真正關鍵。他們如果去考多益,成績會如何呢?我認為大概就是在600~700之間,甚至700可能還高估了。

總之,給個簡單的結論,好好地學習表達,好嗎?害羞不會給你任何幫助(Shy doesn’t take you anywhere)。

未來15~20年內,教育界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將會發生,你我熟悉的學校制度將會再不復見。

說過很多次了,未來15~20年內,教育界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我們現有的教育制度可能會發生結構性的崩壞和重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將會發生。你我熟悉的學校制度將會再不復見。

簡單來說,如果你的小孩剛出生,他長大的未來裡面,他將很有可能不需要經歷過如同我們經歷過的學校制度。現代的學校制度起源於普魯士的教育制度,當初普魯士用這套教育制度來訓練「忠誠的士兵」,到了現代社會,我們還需要運用那一套制度來訓練「忠誠的國民」嗎?你剛出生的小孩,只需要在幼稚園和國小把「英文」讀好,父母親並循循善誘的盡一切力量去引導小孩去全力學習並發展他的「興趣」,這些小孩長大後,如果對現有的台灣教育制度感到失望,他們很有可能不需要去念國中高中課程。他們「優秀的英文能力」將可以直接讓他們去MOOC開放式課程上網學習遊全世界最厲害的教授所教導的課程(而且還免費喔!)。台灣目前學生學習MOOC開放式課程最大的困難就是課程中文化太慢,很多最新的課程幾乎都還是原文,你若要等中文化出來,你就已經要被淘汰了。建議各位「有遠見的家長」,請千萬要讓你的小孩在國小就把未來的英文基礎打造完畢,完成2100~2500小時的學習時數。這樣他們長大就可以直接在台灣向全世界最厲害的老師學習他們所喜愛的科目,完全不會被台灣的教育制度所限制。

下面影片中的Gina在國小六年級已經完成了2100小時的英文學習時數,對英文已經有非常完整的全面性了解,簡單來說,她幾乎這一輩子都不需要再花太多時間在英文的學習上面,除非她想要變得非常專精。一班的英語會話和實際狀況,幾乎已經完全難不倒他。

他的文法架構也非常的完整,這一切都是日積月累的不斷學習,一點一滴累積而成,

「成功從來沒有僥倖!」

「僥倖絕對不會成功!」

世界上最神秘的學校,Made By Elon Musk

現代鋼鐵人真實版Elon Musk親自帶領轉變。Elon Musk創辦的這間學校名叫Ad Astra,意思是“To the stars”,現在這間學校很小,相對隱秘,現階段還沒有自己的官網和社群媒體帳號。

Ad Astra學校沒有明確的年級區分,一年級和三年級的學生之間沒有明顯區別。他在採訪中表示:“讓所有的孩子在同一時間,透過同一個年級的考試,就像裝配線。”

Elon Musk 認為,“有人喜歡英語或其他語言,有人喜歡數學,有人喜歡音樂。每個有自己的長處,因材施教是非常重要的。”

學校不像美國其他小學一樣,區分年級;
學校成立的宗旨就是以學生的實際能力和興趣為主,不按照死板的教學計劃進行授課;
學校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導向,教授學生批判性思維。

針對第三點,“以解決問題為導向”,Musk 在采訪中舉例:如果想要教授孩子們發動機的原理,傳統教育首先教他們認識扳子和螺絲刀。但其實應該向他們直接展示發動機,然後再告訴他們若想知曉發動機原理,需要把發動機拆開,那麼我們需要螺絲刀和扳子,這樣工具的意義就顯而易見了。

在《楊瀾訪談錄》上,說到建立這所學校的原因,Musk 表示:“我認為其他學校沒有做一個學校應該做的事。我小的時候就討厭學校,那簡直是折磨。

作家 Ashlee Vance 關於 Musk 的傳記中描述說,Musk 在南非的童年十分艱難——他一直被欺負;另外,雖然他數學、物理以及計算機科學成績很好,但是由於他對機械式的學習不感興趣,導致在一些科目上成績很差。

但是,童年時的磨礪也是他有如今成就的原因之一。2011年時,當被問及,為何他的家庭成員中有很多企業家時——他的兄弟和表兄弟都和他一起創業——Musk 說道:“我的成長很艱辛,成長過程中遇到很多逆境。有一點我很擔心我的孩子們,就是他們沒有遇到足夠的逆境讓他們成長。”

至於 Musk 的孩子們對父親所建學校的看法,Musk 說:“他們非常喜歡去上學,以至於覺得寒暑假太長了,他們迫不及待想要早點開學。”

台大MOOC執行長葉丙成:我為何讓台大學生到小學課堂做簡報?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是台灣翻轉教育的旗手、MOOC課程的推手。他認為華人傳統的教育方式,傳遞知識太多,體驗學習太少。數年前,他在台大開設的簡報通識課,開始讓台大學生到小學生課堂上報告,並且由小學生幫台大高材生打分數。為的是,讓台灣人才能好好表現自己,贏得機會。教育可以怎麼改變世界?

為了要讓學生體驗做簡報的真實情境,我讓台大學生做簡報,台下的小學生幫忙打分數。我認為簡報是很重要的技能。我和這些大學生談好,到小學生的早自習裡,做12分鐘簡報,電機系就做電機專業的報告,土木系就做土木相關的報告學生說這樣很殘酷,但我告訴他們,人生就是那麼殘酷呀!

有的同學質疑我,「老師,我來是要學做專業簡報,不是要取悅小學生。」但我告訴他們,當你畢業進入社會後會發現,這世界最難做的簡報,是面對一群很有權力,但程度很差的人。

先是火箭與大數據,現在矽谷大佬 Peter Thiel 要開始翻轉教育與保險了

Founders Fund 先前曾投資過專做太空火箭的 Space X、提供大數據分離資料服務的 Palantir,這些公司在剛開始出現時都屬於沒人敢投的狀態,但是現在發展都不錯,展現 Founders Fund 投資的精準眼光。

正當我的同事 Josh Constine 還在忙著報導 Meerkats 這類免費 app 時,有一群創業家正反其道而行。在他們成功進軍消費者網站之後,現在正往健康保險、教育與老人保健等超級困難、高門檻的領域前進。

誠如 Fortune 網站的 Dan Primack 不久前所說的,世上有兩個矽谷,或是說兩個矽谷共存:

「矽谷裡有太多沒禮貌的科技人,他們獲獎無數的童年讓他們擁有極大的優越感,導致今天四處吹噓他們平凡無奇的新創公司將會如何改變世界。這真是令人難以忍受。但矽谷裡也有很多真誠的天才科技人,他們每天早起工作,努力找出嚴重問題的解決方案。這才是真的會改變世界,鼓舞人心。」

由 Paypal 共同創辦人 Peter Thiel 所創立的 Founders Fund 創投公司鎖定的對象為後者,不久前,Altschool 與 Oscar 公司獲得 Founders Fund 1 億美元的融資金額。

Altschool 的創辦人 Max Ventilla 之前創造 Aardvark 問答搜尋引擎,現在他正試著用個人化學習科技去打造全新的 K-12 教育方法。Oscar 的創辦人 Mario Schlosser 與 Josh Kushner 之前是 Thrive Capital 投資公司與 Vostu 社交遊戲製造商的共同創辦人,他們現在想打造一個全新的健康保險公司。

Brian Singerman 是主導這兩個投資案的人,他說明 Founders Fund 從一度失望,而到現在卻是決定深耕這兩個領域的原因與過程:

問:為什麼你要把超過 1億美元的融資投資到健康與教育上?

我們關心的複雜協調整合問題有很多,像是我們之前所投資的 Climate Corporation 以及 SpaceX。Oscar 跟 Altschool 所負責的健康保險與孩童教育領域也都是屬於我們非常在乎的複雜協調整合的範圍。但這個工作非常不容易,因為這些企業不是複製車庫創業那套就行的通,完全無法一蹴可幾。

問:有些公司你之前已經投資過了,那麼你依然有信心再度進行接下來的這些大型投資的原因是什麼?

有兩件事情帶給我信心,讓我可以繼續接下來的投資案。

第一件是顧客群已經很清楚。Oscar 擁有超過 4 萬名消費者,而 Altschool 擁有正在運作的校區。而且在這兩個領域裡,他們都還沒有其他新創公司來參與競爭,所以這兩家公司都擁有強大的起步優勢,而我認為矽谷的任何公司想要迎頭趕上都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願意投入更多資金。

我們投資複雜整合問題的原因不僅僅是我們在乎這些問題。這些公司都需要具備某些程度的執行能力,而且必須已經通過許多考驗。我們一直等到 Altschool 開始經營學校之後,我們才開始投資他們;而 Oscar 公司,我們則是等到他們已經通過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等規定後,我們才進行投資。

問:一般來說,你們不是會希望有其他創投公司參與,才展開另一輪融資,以顯示你們投資得到同行的認可嗎?

我們不在乎其他公司是否認同我們的投資。我們是家獨立的公司。

創投公司賺錢的方式就像倒車入庫,你必須眼光精準。我一點也不在乎其他創投公司對我們的看法。我對捏造公司簡介沒有興趣。我所感興趣的是這些公司所擁有的巨大影響力。

如果你回頭看看我們與 SpaceX 與 Palantir 的交易歷史,我不知道我們與 Palantir 的融資過程中,有幾輪是沒有任何其他公司想要參與的,只有我們雙方。但有些時候,轉機就出現了,突然間有好多人都想投資 Palantir。

問:看到第二度或第三度創業的創業家,如:Josh Kushner與 Max Ventilla,他們不但再度創業,除了創造社交或手機 app之外,而且還處理更複雜的社會與架構問題。你覺得這是新趨勢嗎?

老天,我真心希望是如此。如果不是 Elon Musk,我們不會投資 SpaceX。如果沒有 Josh 或 Mario,我們就不會投資 Oscar。

過去成績記錄非常出色的創業家是這些公司融資成功的重要因素。我真的希望這是新趨勢。

問:在 5到 10年間,你會希望這兩家公司變成什麼模樣?

Altschool 的目標是要讓老師能在課堂上發揮全新的教學方式,讓所有的孩童能用更低的費用得到更好的教育。我們從私立學校開始這個教學計畫。

但長期來說,我希望 Altschool 能拓展到私立學校、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與公立學校。

公立學校並不是免費的,因為其費用是由納稅人負擔,所以讓公立學校教育變得更好且更便宜是我們社會最需要達成的目標之一。Altschool 的目標並不是要教育少數的私校孩童,所以我們對這個計畫的推廣非常有耐心。

這家法國軟體學校沒老師、沒課本、免學費,卻可能改變一切

École 42 或許是工程教育領域最具野心的一次嘗試。它沒有老師,沒有書本,沒有 MOOC(大型網絡公開課),沒有宿舍,沒有操場,沒有實驗室,也沒有學生中心,甚至不收學費。但它卻希望培養水平一流、積極上進的軟體工程師。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所有的學生都要經歷為期兩到三年的高強度程式設計培訓,以便了解成為一名一流工程師所必備的所有知識。

這所學校所在的辦公樓原本是政府用來培訓教師的,它的創辦人是 Xavier Niel 。作為法國網路服務提供商 Free 的創辦人和大股東, Xavier Niel 早已擁有億萬身家。他在美國並不著名,但在法國,他卻被譽為該國科技界最偉大的創業者。

不看重學生背景

École 42 每年會招收 800 至 1000 名學生,它基本理念是讓所有的學生都住進一棟位於巴黎市中心的大樓,為他們提供 Mac 電腦和電影銀幕,然後讓他們克服越來越困難的程式問題。學生們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不會得到太多指導,所以他們只能相互討論,或者到網上求助,以便最終找到解決方案。

這些挑戰的難度出人意料。有一名學生剛到該校幾個月,就能用程式編寫一個光線追蹤器,並模擬德軍司令部 (CastleWolfenstein) 的 3D 地牢。6 個月前,他還很少接觸電腦,對程式更是一竅不通。他甚至連高中都沒讀完。

事實上,École 42 有 40% 的學生都沒有讀完高中。但也不乏史丹佛、麻省理工或其他名校的畢業生。不過,École 42 並不在意他們的背景,它只在乎他們能否完成專案,不斷進步。他們對生源的唯一要求就是 18 至 30 歲。

「我們不會詢問他們之前所做的任何事情。」 Xavier Niel 說。

這種沒有老師的模式也很有道理,因為你學習程式所需的所有材料現在幾乎都能在網上找到。有上進心的人只需要幾個月的努力,就可以自學任何一種語言。但上進心很難獲得,要持續下去更是不易。

「主動學習是最難得的學習態度。」大多數人並不是失敗在不知道如何做,而是「沒有主動學習的心態」,或甚至主動學習的毅力太短,根本還沒來得及累積學習重要時數前就放棄學習。(我看到台灣成年人英文學習不好的主要原因,就是沒毅力。)那些天天在說網路上有很多資源可以學習而不需要老師來指導的人,他們一點都沒錯,如果你夠主動的努力學習,依照目前網路資訊發達的程度,你們幾乎可以找到任何你想用來學習英文的工具,但你唯一錯估的就是你的人性~懶惰。他最終將會擊敗你!讓你又在一頭熱的學習之後,逐漸變的喪失學習動力,最後放棄學習英文。幾年後,又是一樣的劇情繼續上演。這我簡稱「無間地獄。」這一類的人就只會不斷的在這邊循環。
這種模式還會迫使哈佛等大學等頂尖名校採取更多措施來支撐其高昂的學費。對於一個致力於從事軟體工作的人來說,如果能免費得到這樣的培訓,為什麼還要上哈佛呢?

這個case study代表著把被動學習轉變為主動積極的學習,產生的效果將會是無比巨大的。未來法國將不會缺乏軟體科技人才,但這個case study忽略了偉大教師的功用,他們若能再把偉大教師放進這套體系,這個系統將會完整。偉大教師的功能不在於告知學生學習細節的步驟,而在於經驗分享和面對挑戰時的心態調整,這就是經驗傳承的重要性。

數位教育公司躍居上海股王,創投關注在哪四大新創模式?

過去兩年在數位學習市場曾有論戰,爭論究竟是傳統教育行業轉型主導的公司容易成功,還是以網路技術思維主導的公司容易勝出,我認為最近大家會比較偏向後者,特別是在尋找新創單位進行投資時。

不過有經驗的人也會提醒,任何以科技導向的公司,也最好延攬資深的教育人士(相關領域)進入團隊,不僅在產品設計上扮演角色,也確保公司在教育本質的掌握,以及服務提供的配套上,有專業的水平。畢竟教育不像多數網路服務,是有相當的領域深度的。

虛擬教室將會成為未來的主流,舊有的教育體制將會遭到極大的挑戰。教育將由現在的被動學習改為主動學習,你只會專注於學習你想學習的項目和領域,並樂於學習。未來這套教育培育出來的人才,能力將會遠遠超出現代,會成為該領域內的超級專才菁英。

未來的人才培育時間將會更短,出現的專業人才將會比現有的更厲害,懂得運用科技的學習者,將會獲得無比的成就。懂得運用科技的老師們,將會獲得恣意揮灑的舞台。

What is TOEIC? 多益是蝦米?

相信很多同學曾在電視新聞,朋友間聽過“多益”這個名稱,如果你還不知道什麼是多益恐怕落伍了!多益是一串很長的認證名稱縮寫 (Test of English for International Communication 國際英語溝通測驗)。

沒錯!這是一個國際認可的語言證書,這張證書可以隨你到未來工作的國家,在求職時派上用場。在現今競爭的職場上,對於在職中的你,多益證照是ㄧ張可幫你保住飯碗及出國發展的證照,對於大學生而言,則是一張拿到大學畢業證書的必經途徑。根據最近和逢甲大學商學院學生詳談得知,逢甲大學現在的畢業門檻是多益成績600分,對於大部份的台灣同學來說,若英文沒有基礎,要在大學最後一年突破600分是很困難的。

多益考試源自於1970年中旬,早期這個語言認證在台灣為空服員及機師必須考取的證照。如今,全世界各行各業都必須考取多益證照。記得我曾經在去年教過幾位在知名連鎖餐廳工作的學生,他們來找我學英文的動機就是為了想把握更好的工作機會或升遷機會。台中知名的春水堂及鼎泰豐皆有學生因為英文多益沒有考到公司所要求的成績而失去到上海搌店的機會,對於已經是中階主管的他們而言是很可惜的,也因如此,燃起這些學生想學好英文的動機。在國際都市如香港,新加坡等,餐廳服務員必須要有能力用英文解釋菜單及料理,包括小籠包的烹飪方式等。這一點都不誇張,由於現今的社會正處於全球化的狀態,英文已漸漸成為大多數工作的必備條件之一。

多益考試目前有分兩種,TOEIC SW 及 TOEIC。TOEIC SW為Speaking and Writing Test 為口說及寫作測驗,這是比較新的考試版本。大多數會考取TOEIC SW 的學生都是因為公司有特別要求這份成績才會應考。因此一般而言所謂的多益考試成績會是以一般多益測驗為主。而一般的多益考試共200題單選題,滿分990分,考試時間為2小時。考試重點以Listening and Reading 聽力和閱讀為主。台灣一般平均的多益成績約550分,而一般外商門檻為700-800分或以上。在亞洲和台灣競爭的還有日本,韓國及大陸,這些國家的人民也都在考多益。英文能力的成長也是國家筑i的重要環節之一。你準備好迎接這個轉變了嗎?

歡迎對多益考試有興趣的同學加入討論喔!

Jessica 老師編輯

 11236435_1445551592423387_3238782339124623867_n

英文荷包蛋–老闆,Sunny side up!

各位好,我是Gary,世新大學廣電系廣播組畢業,教學資歷15年。除了目前專教成人美語、企業語言訓練課程、多益之外,國高中英文教學也有多年經驗。

有時候覺得慶幸入行早,十五年在補教業雖然還不到超資深老鳥,但是『十五年』一喊出來,大多的客戶就不會擠出充滿疑惑、左高右低的眉型,然後忍不住問說怎麼不是相關科系的老師,取而代之的問題是:『你不是語言學院,又沒出過國,到底英文是怎麼學好的?』,他們真心覺得我應該在媒體業才是。我想,以我的學經歷背景,應該很適合來談談如何把語言學好,而且學到可以當飯吃。但是並不是大家都想當英文老師,所以我們只談談如何把語言學好、關鍵是什麼。

無法一言以蔽之的是,任何事情的學習,並沒有一個關鍵是導致成功的絕對關鍵。這不需要複雜的邏輯來理解,因為你不能說:我只要擁有一把絕佳的鍋鏟,就絕對可以煎出一顆完美的荷包蛋。還需要有雞蛋、鍋子、瓦斯爐、一隻就能把蛋殼敲碎而不會弄破蛋黃的巧手、一個煎蛋老手傳授你方法和一顆願意不斷煎蛋的意志。所以任何聲稱只要擁有『這個』,就『絕對』可以『那樣』的人,我們可以斷定這人應該是個假先知。

 備註:在但丁(Dante)的『神曲』中,假先知最先下地獄。

 

如果真要挑選作為荷包蛋成敗的要素作為關鍵,那麼就一定是『雞蛋』和『意志』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主題是荷包蛋,而且鍋鏟不能吃; 不想學,再多蛋也沒用。(各位讀者,我絕對沒有離題,這跟語言學習絕對有關係。)在沒有瓦斯爐、鍋鏟的情況下,要怎麼煎蛋?你可以在太平洋高壓發威之時,把蛋打在錫箔紙上,然後放進日正當中的車子,蛋一定會熟。這個方法,已經由多家新聞台記者以獨家示範的方式報導給我們看過了。我們可以很努力地想,在沒有鍋鏟、鍋子的情況下,要怎麼做出荷包蛋,雖然不見得好吃,但是畢竟還是熟了

這樣的比喻大概可以聯想到語言學習吧?前提是,你必須要有學語言的動機,和學習下去的意志。在沒有任何其他學習資源的情況下,只要具備者兩者,雖然可能會學壞掉(好像雞蛋不見得好吃),但是或多或少能說一點(還是熟了)。動機可以是不嚴肅的,譬如說學英文可以讓人覺得我很高級這種膚淺的動機,或是為了成績、升遷、聽英文歌等等,嚴肅的或輕鬆的動機。無論動機為何,切記動機一定要夠強烈。那麼意志力呢?以下分享我的故事,大概可以了解意志力的樣貌。

國三時準備高中聯考,因為當時還有考翻譯題,為了能夠寫順,每天翻譯的練習量大約是20~30句,一年下來我大概寫了快1000題。上了高中發現高中英文和國中英文難易度差異很大,週一到週五每天晚上唸三個小時英文。高二開始的每週三,我都到摩門教的教會報到,當時他們還不會傳教,所以我可以專注在語言學習上。幸運的是,當時中級班只有我一個人; 不幸的是,我都聽不懂外國人在說什麼。我撐了三個月後,空中英語教室的進階級我就可以聽懂八成了。這樣三年下來,和外國人的基本溝通沒有問題。這中間除了買雜誌的花費和跟著傳教士去夜市吃東西的錢,沒什麼太大花費。這是我沒有高級德國進口不沾鍋和法國藍帶廚師的資源下,所能煎出的荷包蛋,口感尚可。到了大三,我選了外文系的世界文學概論、劇本選讀、英國文學史等等,期中考的範圍上百頁,單字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我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字典一頁一頁一頁一頁一頁一頁翻查,這樣來準備。最後,導論、劇本的學期成績我拿了92分。也許不是最高,但是肯定很高。

我在此很簡述了我的故事。從學習之初,到階段性的目標達成必須滿足很多條件(conditions)和要素(factors),而最需要被推崇的就是意志力(Grit)。在日後的文章中,我會再來跟大家分享鍋鏟、不沾鍋以及巧手等等的運用。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TED TALK

想成功,先拿出你的意志力!

附上Gary老師照片一張

11121578_10152838820065216_2067908997_n

Jessica老師TPR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完全肢體反應教學法

哈囉!想學好英文的朋友們好。 我是Rossi老師的好朋友Jessica老師,很榮幸受邀加入One Year English的專頁分享。容我簡單的自我介紹,我是來自紐西蘭的華僑,在台灣接觸美語教學已超過十年,在教學領域發展之餘也曾於美國擔任英文外景主持人及參與英文廣播劇錄製,偶而在企業,大學院校擔任專題講師。

英文和我的生活完全脫不了關係,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生活。每天即使是在台灣生活,或是在國外旅行途中,隨時隨地我都會觀察身邊周圍的英文字樣,招牌等。記得在剛回台灣生活的時候,有許多物品和俚語完全看不懂,不會唸,不知道意思。我常常也只能依靠人性的本能用猜的,來判斷事情。有時候猜對,有時候猜錯。很困擾,也因此在溝通上常造成誤會。但這些所犯的錯誤多半也是讓我學習到新字彙的途徑,而且因為印象深刻,不容易忘記。

以上我所分享的學習方式在教學法則歸類為TPR (Total physical response) 稱為完全肢體反應教學法的一部份。TPR則是透過個人對於某些事件或是所聽到的命令所產生的肢體反應。當然對於我適應台灣生活的過程是屬於受環境所逼的被動學習,在教室內這種學習法也是可以應用在老師及學生課堂互動的過程中。Learn by doing is very important. 透過動作或是真實的事件來學習是很重要的一環學習模式。因為學習語言的目的就是要在需要的時候應用。台灣學生也常和我分享,我就是沒有出國生活的環境,因此我學不好,其實最重要的關鍵是在於學習壓力的不同。在國外為了生存你必須全力以赴,但在台灣你可以選擇晚一點交英文作業或是乾脆這個星期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讀英文也不遲。壓力來源不同當然成效也必然有所差別。製造屬於自己的情境讓自己無時無刻都在學習模式中是最快且最貼切,愉快的學習。

在課堂上我常請學員依據當天授課的主題,依據不同的情境和其它學員間做互動。簡單說如果當日授課主題為餐廳,我會帶同學到模擬的餐廳或真實的餐廳做實體的演練。透過這種練習學員似乎對英文學習這一回事產生360度的轉變。英文不再是紙上談兵,英文是生活,是你可擁有的本能,只要你願意踏出那關鍵性的一步,相信自己。

附上Jessica老師照片一張

11236435_1445551592423387_3238782339124623867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