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學英文–啊你是要學什麼蛤?

有幾次的第一堂課,我問過學生這個問題。

我問:『What do y’all intend to learn?』你們想學什麼呢?

學生:『To learn English.』學英文啊

我接著問:『What is learning English? 』那什麼是學英文?

我和學生說我們不是要討論困難的學術問題,事實上這是個相當實際的問題,而我們卻很少思考。學生們大概能提供的答案不外乎是:學習正確的句法與更多實用的字彙。是的,這兩樣很重要。但是如果只有這兩樣,意思就是說:我上烹飪課,是為了要買很多的菜和鍋子。問學生們這個問題,目的是要讓大家思考在一個學科的學習中,可以達成的階段性目標是什麼?買菜和買鍋子不是目標,而是達成目標的工具。學習者一定要非常清楚在語言的學習路上,究竟自己的期望擺在哪裡。

       You have a VOICE!

許多的語言學習者從國中到高中畢業,不知道考了多少文法、字彙、閱讀的測驗了,自然而然我們會把文法和字彙當做語言學習中最優先考量的目標。這樣的想法不是錯誤,而是少了也是很重要的期望 — 你沒有表達、說話的期望嗎?或多或少也好。花了多年的時間學習字彙和文法而忽略學習表達,就像是花很多時間賣鍋子和菜,但是從來不進廚房煮飯。 所有的會話課老師都一定會碰到的問題是,要想辦法讓台灣學生課堂上開口說,事實上是比教英文還要更困難的工作。當我們在一昧要求要好老師、好課本、好環境的時候,卻忽略了要求自己,自己是一個心態上都準備好的學生嗎?我說的心態,不是用功與否的問題,那不過是類似體育老師要你跑個1500公尺,到底是想要耍賴還是堅持下去的問題而已。我要說的是心理素質,如果我們把自己準備好,而也碰上了一個適合你的老師,這將會是即為特殊並且開放心靈的學習經驗。好的老師和好的學生,都同樣的重要。

我不太喜歡有人說:語言"其實只是"一種表達的工具。意思應該是說語言就是跟螺絲起子啦、鍋鏟啦、馬桶啦類似的東西。我們聽情歌的感傷歌詞不是會回憶嗎?會哭嗎?電影裡的某句台詞,不是在你心裡刻下一道痕嗎?如果真的要下個學習英文的定義,我想我會很感性的說:是學習走進另一種文化的靈魂,擁抱各種事物的可能。讀者們,請不要誤會我是個太浪漫的人,我在新竹工研院教過相當實際不浪漫的課程 –進階簡報課。我告訴研究人員們,他們簡報的貧乏不全然在於字彙或文法,而是對『表達』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想像力。不要天真的以為,學個幾句I’ll break my talk into three parts. First, I’d like to talk about……. To conclude, …..就是個好的簡報。他們都是碩士、博士畢業,那些句子買書看就會了,不用老師教。

我曾經在喜瑪拉雅山的一個西藏人的村莊當教學義工,我的學生是西藏人為主。總之,教學成效非常好。並不因為他們特別聰明,當中有許多被共產黨判為政治犯剛剛逃出來的,差點死在牢裡,也沒受過什麼教育,但是我問一句,他們即使英文不好,還是會很努力回我不太厲害的十句。我記得一位當初連字母都不會的,半年後已經可以跟我在skype上用英文聊了。

學習語言上多點期待,其實會帶來更多的快樂,不只是考試目標的期待。因為既使多益考990,年薪也不會990萬,而且考試很無聊,也不太能夠反應真正的語言實力。萬一不小心考太高,主管可能會對你的口說、寫作能力就高估了,而這就是你真正挑戰的開始。我有幾位朋友,是在美國水果公司上班以及歐洲知名企業,沒有一間需要靠多益成績進去,而我在瑞士工作的朋友面試的時候,也沒在看多益成績。因為都在面試的時候,能不能上場用英文解決事情、能不能用英文好好把一件事情表達清楚,才是真正關鍵。他們如果去考多益,成績會如何呢?我認為大概就是在600~700之間,甚至700可能還高估了。

總之,給個簡單的結論,好好地學習表達,好嗎?害羞不會給你任何幫助(Shy doesn’t take you anywhere)。

英文荷包蛋–老闆,Sunny side up!

各位好,我是Gary,世新大學廣電系廣播組畢業,教學資歷15年。除了目前專教成人美語、企業語言訓練課程、多益之外,國高中英文教學也有多年經驗。

有時候覺得慶幸入行早,十五年在補教業雖然還不到超資深老鳥,但是『十五年』一喊出來,大多的客戶就不會擠出充滿疑惑、左高右低的眉型,然後忍不住問說怎麼不是相關科系的老師,取而代之的問題是:『你不是語言學院,又沒出過國,到底英文是怎麼學好的?』,他們真心覺得我應該在媒體業才是。我想,以我的學經歷背景,應該很適合來談談如何把語言學好,而且學到可以當飯吃。但是並不是大家都想當英文老師,所以我們只談談如何把語言學好、關鍵是什麼。

無法一言以蔽之的是,任何事情的學習,並沒有一個關鍵是導致成功的絕對關鍵。這不需要複雜的邏輯來理解,因為你不能說:我只要擁有一把絕佳的鍋鏟,就絕對可以煎出一顆完美的荷包蛋。還需要有雞蛋、鍋子、瓦斯爐、一隻就能把蛋殼敲碎而不會弄破蛋黃的巧手、一個煎蛋老手傳授你方法和一顆願意不斷煎蛋的意志。所以任何聲稱只要擁有『這個』,就『絕對』可以『那樣』的人,我們可以斷定這人應該是個假先知。

 備註:在但丁(Dante)的『神曲』中,假先知最先下地獄。

 

如果真要挑選作為荷包蛋成敗的要素作為關鍵,那麼就一定是『雞蛋』和『意志』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主題是荷包蛋,而且鍋鏟不能吃; 不想學,再多蛋也沒用。(各位讀者,我絕對沒有離題,這跟語言學習絕對有關係。)在沒有瓦斯爐、鍋鏟的情況下,要怎麼煎蛋?你可以在太平洋高壓發威之時,把蛋打在錫箔紙上,然後放進日正當中的車子,蛋一定會熟。這個方法,已經由多家新聞台記者以獨家示範的方式報導給我們看過了。我們可以很努力地想,在沒有鍋鏟、鍋子的情況下,要怎麼做出荷包蛋,雖然不見得好吃,但是畢竟還是熟了

這樣的比喻大概可以聯想到語言學習吧?前提是,你必須要有學語言的動機,和學習下去的意志。在沒有任何其他學習資源的情況下,只要具備者兩者,雖然可能會學壞掉(好像雞蛋不見得好吃),但是或多或少能說一點(還是熟了)。動機可以是不嚴肅的,譬如說學英文可以讓人覺得我很高級這種膚淺的動機,或是為了成績、升遷、聽英文歌等等,嚴肅的或輕鬆的動機。無論動機為何,切記動機一定要夠強烈。那麼意志力呢?以下分享我的故事,大概可以了解意志力的樣貌。

國三時準備高中聯考,因為當時還有考翻譯題,為了能夠寫順,每天翻譯的練習量大約是20~30句,一年下來我大概寫了快1000題。上了高中發現高中英文和國中英文難易度差異很大,週一到週五每天晚上唸三個小時英文。高二開始的每週三,我都到摩門教的教會報到,當時他們還不會傳教,所以我可以專注在語言學習上。幸運的是,當時中級班只有我一個人; 不幸的是,我都聽不懂外國人在說什麼。我撐了三個月後,空中英語教室的進階級我就可以聽懂八成了。這樣三年下來,和外國人的基本溝通沒有問題。這中間除了買雜誌的花費和跟著傳教士去夜市吃東西的錢,沒什麼太大花費。這是我沒有高級德國進口不沾鍋和法國藍帶廚師的資源下,所能煎出的荷包蛋,口感尚可。到了大三,我選了外文系的世界文學概論、劇本選讀、英國文學史等等,期中考的範圍上百頁,單字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我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一個、字典一頁一頁一頁一頁一頁一頁翻查,這樣來準備。最後,導論、劇本的學期成績我拿了92分。也許不是最高,但是肯定很高。

我在此很簡述了我的故事。從學習之初,到階段性的目標達成必須滿足很多條件(conditions)和要素(factors),而最需要被推崇的就是意志力(Grit)。在日後的文章中,我會再來跟大家分享鍋鏟、不沾鍋以及巧手等等的運用。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TED TALK

想成功,先拿出你的意志力!

附上Gary老師照片一張

11121578_10152838820065216_2067908997_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