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你的小孩英文流利,這將會是你為他做過最好的投資,不然,他未來會輸很慘!

今天剛和以前澳洲的高中同學全家一起吃完飯,也就是我以前不斷提到的Mark,有關他的故事請參閱,國外留學的真相~(極機密)國外教育的漏洞,如何最有效地進入好的學校,然後取得超好的學歷 ,他就是破解國外教育漏洞的那一位,同時也在33歲就靠著自己所賺的錢光榮退休了(真機車,那麼早就退休),現在在家帶著他的兩個小孩,每個月澳洲政府還補助他們將近6~7萬台幣的生活費(這國家的小孩補助還真多),生活過得輕鬆愜意。

他的兒子在台灣念書念到國小1年級後轉回去澳洲讀小學,目前4年級,每天9點上課到下午3點就放學,回家也沒什麼功課,平均一個禮拜小考一次,大考(類似學業成績測驗)2年才一次,這小子在那邊念書念得很輕鬆,他跟我說學校才只有5個科目,他老爸也不太在意他的學業成績,所以他活得很快樂。那我問他,他平時下課回家做完功課還有一堆時間,他都在幹嘛?他竟然回答我,他都在用ipad看youtube影片或著netflix,我一開始很驚訝,我問我朋友不會擔心他看了不該看的影片嗎?我朋友完全不擔心,因為他會去看他的觀看紀錄看看他有沒有看一些不該看的,還有目前youtube也有推出youtube for kids channel,所以他不會太過於干涉。不過他老婆也有偷偷抱怨一下,小孩還是會去看一個他覺得不適和小孩看的頻道,有點類似以前的jaskass兒童版(難怪她會不高興),不過,全世界所有小孩都是一樣的吧,父母親愈禁止,他們愈愛看,我以前也是這樣啊!哈哈!我問他他最喜歡看什麼頻道,他說他很喜歡看super planet dolan 頻道(類似台灣十萬個為什麼),他很有科學研究精神,我問了他很多有關科學的問題,譬如,我問他恐龍為什麼會滅絕?他回答我有3大因素,但科學家還不確定到底主因是哪一個。第一個是巨大的隕石撞地球,第二個是大型地震的產生,第三個是大型火山的噴發,造成火山灰噴發到大氣層,最後形成火山冬天,造成物種大量死亡。(觀看影片的時候,你可以選擇英文字幕)

我問他是如何知道這些知識的,他回答我他都看youtube學來的。他還用youtube來看各種他感興趣的影片,譬如說,他跟他老爸一樣隊電腦和網路很有興趣,他就看著youtube影片學習如何寫遊戲的程式,他在學校上電腦課的時候,還因為老師教得太容易,電腦教室只給他們使用excel,他就上網看了如何用excel來寫遊戲程式,他還在上課的時候,趁老師沒看到的時候,偷偷的用excel寫出了簡單的遊戲。回到家後,為了要跟同學玩電腦遊戲,他還上youtube學習自己架server,讓同學都可以連進來一起連線玩遊戲。他老爸年輕也幹過類似的事情,這DNA真的很強大!他透過youtube大量學習他感興趣的領域,他可以直接跳過所有學校體制去不斷的學習他感興趣的項目,這才是現代小孩真正的學習方式。他們將會有機會真正的去學習,而且都是「主動學習喔! 父母親應該很清楚,你要讓小孩子願意主動學習會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一件事,但現代的小朋友,可以透過很多工具(如:Ipad)直接上youtube選擇他們所喜歡的領域來做學習,這是跟我們那個世代完全不同的一件事,而且他們的學習都是「自動自發」,完全不需要父母親的鞭策,同時他們因為對該領域有好奇心,他們會不厭其煩地不斷主動學習,父母親要做的只有「千萬不要干涉」,(你只需要確認他沒有用來看不該看的東西即可)。他說他的女兒目前才3歲多,也住在澳洲,也是個天天上youtube看影片的小女孩,他們有一次帶他的女兒去某個學校,當場老師問了他女兒一些單字問題,她女兒都可以立刻把單字拼出來,他們很驚訝,他們從來沒有教導過他們的女兒那些單字,到底她是如何學會的,一問之下,她女兒回答說by watching youtube。(看youtube影片學來的)

主動學習+好奇心+熱忱=任何技能的習得

繼續閱讀

未來15~20年內,教育界將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將會發生,你我熟悉的學校制度將會再不復見。

說過很多次了,未來15~20年內,教育界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轉變,我們現有的教育制度可能會發生結構性的崩壞和重組,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將會發生。你我熟悉的學校制度將會再不復見。

簡單來說,如果你的小孩剛出生,他長大的未來裡面,他將很有可能不需要經歷過如同我們經歷過的學校制度。現代的學校制度起源於普魯士的教育制度,當初普魯士用這套教育制度來訓練「忠誠的士兵」,到了現代社會,我們還需要運用那一套制度來訓練「忠誠的國民」嗎?你剛出生的小孩,只需要在幼稚園和國小把「英文」讀好,父母親並循循善誘的盡一切力量去引導小孩去全力學習並發展他的「興趣」,這些小孩長大後,如果對現有的台灣教育制度感到失望,他們很有可能不需要去念國中高中課程。他們「優秀的英文能力」將可以直接讓他們去MOOC開放式課程上網學習遊全世界最厲害的教授所教導的課程(而且還免費喔!)。台灣目前學生學習MOOC開放式課程最大的困難就是課程中文化太慢,很多最新的課程幾乎都還是原文,你若要等中文化出來,你就已經要被淘汰了。建議各位「有遠見的家長」,請千萬要讓你的小孩在國小就把未來的英文基礎打造完畢,完成2100~2500小時的學習時數。這樣他們長大就可以直接在台灣向全世界最厲害的老師學習他們所喜愛的科目,完全不會被台灣的教育制度所限制。

下面影片中的Gina在國小六年級已經完成了2100小時的英文學習時數,對英文已經有非常完整的全面性了解,簡單來說,她幾乎這一輩子都不需要再花太多時間在英文的學習上面,除非她想要變得非常專精。一班的英語會話和實際狀況,幾乎已經完全難不倒他。

他的文法架構也非常的完整,這一切都是日積月累的不斷學習,一點一滴累積而成,

「成功從來沒有僥倖!」

「僥倖絕對不會成功!」

世界上最神秘的學校,Made By Elon Musk

現代鋼鐵人真實版Elon Musk親自帶領轉變。Elon Musk創辦的這間學校名叫Ad Astra,意思是“To the stars”,現在這間學校很小,相對隱秘,現階段還沒有自己的官網和社群媒體帳號。

Ad Astra學校沒有明確的年級區分,一年級和三年級的學生之間沒有明顯區別。他在採訪中表示:“讓所有的孩子在同一時間,透過同一個年級的考試,就像裝配線。”

Elon Musk 認為,“有人喜歡英語或其他語言,有人喜歡數學,有人喜歡音樂。每個有自己的長處,因材施教是非常重要的。”

學校不像美國其他小學一樣,區分年級;
學校成立的宗旨就是以學生的實際能力和興趣為主,不按照死板的教學計劃進行授課;
學校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導向,教授學生批判性思維。

針對第三點,“以解決問題為導向”,Musk 在采訪中舉例:如果想要教授孩子們發動機的原理,傳統教育首先教他們認識扳子和螺絲刀。但其實應該向他們直接展示發動機,然後再告訴他們若想知曉發動機原理,需要把發動機拆開,那麼我們需要螺絲刀和扳子,這樣工具的意義就顯而易見了。

在《楊瀾訪談錄》上,說到建立這所學校的原因,Musk 表示:“我認為其他學校沒有做一個學校應該做的事。我小的時候就討厭學校,那簡直是折磨。

作家 Ashlee Vance 關於 Musk 的傳記中描述說,Musk 在南非的童年十分艱難——他一直被欺負;另外,雖然他數學、物理以及計算機科學成績很好,但是由於他對機械式的學習不感興趣,導致在一些科目上成績很差。

但是,童年時的磨礪也是他有如今成就的原因之一。2011年時,當被問及,為何他的家庭成員中有很多企業家時——他的兄弟和表兄弟都和他一起創業——Musk 說道:“我的成長很艱辛,成長過程中遇到很多逆境。有一點我很擔心我的孩子們,就是他們沒有遇到足夠的逆境讓他們成長。”

至於 Musk 的孩子們對父親所建學校的看法,Musk 說:“他們非常喜歡去上學,以至於覺得寒暑假太長了,他們迫不及待想要早點開學。”

台大MOOC執行長葉丙成:我為何讓台大學生到小學課堂做簡報?

台大電機系副教授葉丙成,是台灣翻轉教育的旗手、MOOC課程的推手。他認為華人傳統的教育方式,傳遞知識太多,體驗學習太少。數年前,他在台大開設的簡報通識課,開始讓台大學生到小學生課堂上報告,並且由小學生幫台大高材生打分數。為的是,讓台灣人才能好好表現自己,贏得機會。教育可以怎麼改變世界?

為了要讓學生體驗做簡報的真實情境,我讓台大學生做簡報,台下的小學生幫忙打分數。我認為簡報是很重要的技能。我和這些大學生談好,到小學生的早自習裡,做12分鐘簡報,電機系就做電機專業的報告,土木系就做土木相關的報告學生說這樣很殘酷,但我告訴他們,人生就是那麼殘酷呀!

有的同學質疑我,「老師,我來是要學做專業簡報,不是要取悅小學生。」但我告訴他們,當你畢業進入社會後會發現,這世界最難做的簡報,是面對一群很有權力,但程度很差的人。

先是火箭與大數據,現在矽谷大佬 Peter Thiel 要開始翻轉教育與保險了

Founders Fund 先前曾投資過專做太空火箭的 Space X、提供大數據分離資料服務的 Palantir,這些公司在剛開始出現時都屬於沒人敢投的狀態,但是現在發展都不錯,展現 Founders Fund 投資的精準眼光。

正當我的同事 Josh Constine 還在忙著報導 Meerkats 這類免費 app 時,有一群創業家正反其道而行。在他們成功進軍消費者網站之後,現在正往健康保險、教育與老人保健等超級困難、高門檻的領域前進。

誠如 Fortune 網站的 Dan Primack 不久前所說的,世上有兩個矽谷,或是說兩個矽谷共存:

「矽谷裡有太多沒禮貌的科技人,他們獲獎無數的童年讓他們擁有極大的優越感,導致今天四處吹噓他們平凡無奇的新創公司將會如何改變世界。這真是令人難以忍受。但矽谷裡也有很多真誠的天才科技人,他們每天早起工作,努力找出嚴重問題的解決方案。這才是真的會改變世界,鼓舞人心。」

由 Paypal 共同創辦人 Peter Thiel 所創立的 Founders Fund 創投公司鎖定的對象為後者,不久前,Altschool 與 Oscar 公司獲得 Founders Fund 1 億美元的融資金額。

Altschool 的創辦人 Max Ventilla 之前創造 Aardvark 問答搜尋引擎,現在他正試著用個人化學習科技去打造全新的 K-12 教育方法。Oscar 的創辦人 Mario Schlosser 與 Josh Kushner 之前是 Thrive Capital 投資公司與 Vostu 社交遊戲製造商的共同創辦人,他們現在想打造一個全新的健康保險公司。

Brian Singerman 是主導這兩個投資案的人,他說明 Founders Fund 從一度失望,而到現在卻是決定深耕這兩個領域的原因與過程:

問:為什麼你要把超過 1億美元的融資投資到健康與教育上?

我們關心的複雜協調整合問題有很多,像是我們之前所投資的 Climate Corporation 以及 SpaceX。Oscar 跟 Altschool 所負責的健康保險與孩童教育領域也都是屬於我們非常在乎的複雜協調整合的範圍。但這個工作非常不容易,因為這些企業不是複製車庫創業那套就行的通,完全無法一蹴可幾。

問:有些公司你之前已經投資過了,那麼你依然有信心再度進行接下來的這些大型投資的原因是什麼?

有兩件事情帶給我信心,讓我可以繼續接下來的投資案。

第一件是顧客群已經很清楚。Oscar 擁有超過 4 萬名消費者,而 Altschool 擁有正在運作的校區。而且在這兩個領域裡,他們都還沒有其他新創公司來參與競爭,所以這兩家公司都擁有強大的起步優勢,而我認為矽谷的任何公司想要迎頭趕上都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們願意投入更多資金。

我們投資複雜整合問題的原因不僅僅是我們在乎這些問題。這些公司都需要具備某些程度的執行能力,而且必須已經通過許多考驗。我們一直等到 Altschool 開始經營學校之後,我們才開始投資他們;而 Oscar 公司,我們則是等到他們已經通過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等規定後,我們才進行投資。

問:一般來說,你們不是會希望有其他創投公司參與,才展開另一輪融資,以顯示你們投資得到同行的認可嗎?

我們不在乎其他公司是否認同我們的投資。我們是家獨立的公司。

創投公司賺錢的方式就像倒車入庫,你必須眼光精準。我一點也不在乎其他創投公司對我們的看法。我對捏造公司簡介沒有興趣。我所感興趣的是這些公司所擁有的巨大影響力。

如果你回頭看看我們與 SpaceX 與 Palantir 的交易歷史,我不知道我們與 Palantir 的融資過程中,有幾輪是沒有任何其他公司想要參與的,只有我們雙方。但有些時候,轉機就出現了,突然間有好多人都想投資 Palantir。

問:看到第二度或第三度創業的創業家,如:Josh Kushner與 Max Ventilla,他們不但再度創業,除了創造社交或手機 app之外,而且還處理更複雜的社會與架構問題。你覺得這是新趨勢嗎?

老天,我真心希望是如此。如果不是 Elon Musk,我們不會投資 SpaceX。如果沒有 Josh 或 Mario,我們就不會投資 Oscar。

過去成績記錄非常出色的創業家是這些公司融資成功的重要因素。我真的希望這是新趨勢。

問:在 5到 10年間,你會希望這兩家公司變成什麼模樣?

Altschool 的目標是要讓老師能在課堂上發揮全新的教學方式,讓所有的孩童能用更低的費用得到更好的教育。我們從私立學校開始這個教學計畫。

但長期來說,我希望 Altschool 能拓展到私立學校、特許學校(charter school)與公立學校。

公立學校並不是免費的,因為其費用是由納稅人負擔,所以讓公立學校教育變得更好且更便宜是我們社會最需要達成的目標之一。Altschool 的目標並不是要教育少數的私校孩童,所以我們對這個計畫的推廣非常有耐心。

這家法國軟體學校沒老師、沒課本、免學費,卻可能改變一切

École 42 或許是工程教育領域最具野心的一次嘗試。它沒有老師,沒有書本,沒有 MOOC(大型網絡公開課),沒有宿舍,沒有操場,沒有實驗室,也沒有學生中心,甚至不收學費。但它卻希望培養水平一流、積極上進的軟體工程師。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所有的學生都要經歷為期兩到三年的高強度程式設計培訓,以便了解成為一名一流工程師所必備的所有知識。

這所學校所在的辦公樓原本是政府用來培訓教師的,它的創辦人是 Xavier Niel 。作為法國網路服務提供商 Free 的創辦人和大股東, Xavier Niel 早已擁有億萬身家。他在美國並不著名,但在法國,他卻被譽為該國科技界最偉大的創業者。

不看重學生背景

École 42 每年會招收 800 至 1000 名學生,它基本理念是讓所有的學生都住進一棟位於巴黎市中心的大樓,為他們提供 Mac 電腦和電影銀幕,然後讓他們克服越來越困難的程式問題。學生們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不會得到太多指導,所以他們只能相互討論,或者到網上求助,以便最終找到解決方案。

這些挑戰的難度出人意料。有一名學生剛到該校幾個月,就能用程式編寫一個光線追蹤器,並模擬德軍司令部 (CastleWolfenstein) 的 3D 地牢。6 個月前,他還很少接觸電腦,對程式更是一竅不通。他甚至連高中都沒讀完。

事實上,École 42 有 40% 的學生都沒有讀完高中。但也不乏史丹佛、麻省理工或其他名校的畢業生。不過,École 42 並不在意他們的背景,它只在乎他們能否完成專案,不斷進步。他們對生源的唯一要求就是 18 至 30 歲。

「我們不會詢問他們之前所做的任何事情。」 Xavier Niel 說。

這種沒有老師的模式也很有道理,因為你學習程式所需的所有材料現在幾乎都能在網上找到。有上進心的人只需要幾個月的努力,就可以自學任何一種語言。但上進心很難獲得,要持續下去更是不易。

「主動學習是最難得的學習態度。」大多數人並不是失敗在不知道如何做,而是「沒有主動學習的心態」,或甚至主動學習的毅力太短,根本還沒來得及累積學習重要時數前就放棄學習。(我看到台灣成年人英文學習不好的主要原因,就是沒毅力。)那些天天在說網路上有很多資源可以學習而不需要老師來指導的人,他們一點都沒錯,如果你夠主動的努力學習,依照目前網路資訊發達的程度,你們幾乎可以找到任何你想用來學習英文的工具,但你唯一錯估的就是你的人性~懶惰。他最終將會擊敗你!讓你又在一頭熱的學習之後,逐漸變的喪失學習動力,最後放棄學習英文。幾年後,又是一樣的劇情繼續上演。這我簡稱「無間地獄。」這一類的人就只會不斷的在這邊循環。
這種模式還會迫使哈佛等大學等頂尖名校採取更多措施來支撐其高昂的學費。對於一個致力於從事軟體工作的人來說,如果能免費得到這樣的培訓,為什麼還要上哈佛呢?

這個case study代表著把被動學習轉變為主動積極的學習,產生的效果將會是無比巨大的。未來法國將不會缺乏軟體科技人才,但這個case study忽略了偉大教師的功用,他們若能再把偉大教師放進這套體系,這個系統將會完整。偉大教師的功能不在於告知學生學習細節的步驟,而在於經驗分享和面對挑戰時的心態調整,這就是經驗傳承的重要性。

數位教育公司躍居上海股王,創投關注在哪四大新創模式?

過去兩年在數位學習市場曾有論戰,爭論究竟是傳統教育行業轉型主導的公司容易成功,還是以網路技術思維主導的公司容易勝出,我認為最近大家會比較偏向後者,特別是在尋找新創單位進行投資時。

不過有經驗的人也會提醒,任何以科技導向的公司,也最好延攬資深的教育人士(相關領域)進入團隊,不僅在產品設計上扮演角色,也確保公司在教育本質的掌握,以及服務提供的配套上,有專業的水平。畢竟教育不像多數網路服務,是有相當的領域深度的。

虛擬教室將會成為未來的主流,舊有的教育體制將會遭到極大的挑戰。教育將由現在的被動學習改為主動學習,你只會專注於學習你想學習的項目和領域,並樂於學習。未來這套教育培育出來的人才,能力將會遠遠超出現代,會成為該領域內的超級專才菁英。

未來的人才培育時間將會更短,出現的專業人才將會比現有的更厲害,懂得運用科技的學習者,將會獲得無比的成就。懂得運用科技的老師們,將會獲得恣意揮灑的舞台。